2020年1月25日 星期六

雪梨盛夏光年@Botanic Garden:下

恭喜發財萬事如意!農曆新年長假期如果沒有plan去外遊,留在家悶悶地又無乜街好去,咁不如繼續跟基爾去hea逛一下這個Botanic Garden吧!或者行行下會見到水仙牡丹可以增添多一點過年氣氛都唔定……



話說上回逛過了感觀花園後,不知不覺又行到來中國花園這一part。然而由於澳洲的十二月天早已經入踏夏季了,應該不會期望看到牡丹芍藥盛放吧!唔知會唔會見到劍蘭水仙荷花之類?



果然園區裏有修築了不少中國風的亭台樓閣,但當然就沒有美孚公園咁大規模可以拍齣古裝劇咁犀利,而池塘中央比較矚目的就是這棵大竹樹,不知為何有竹樹的花園總會即時增添了100%中式園林的韻味!



中國花園旁邊望望,原來仲有個好有優閒feel的日本花園一定要去走走。年前去美國時也逛過一個Japanese Friendship Garden,那個是紀念與岡山結為姊妹市而建,而澳洲Coffs Harbour這個則是與Sasebo上契,2018年還建了一座紀念結盟30年周年的友誼橋。



基爾當然要即刻查一查Sasebo是日本什麼城市啦!原來是位於九州長崎附近的佐世保市,基爾雖然沒有去過,但應該唔少人都有去過當地老翻洋人的主題公園豪斯登堡吧!



雖然這裏沒有宏偉的大教堂、市政廳或荷蘭大風車、鬱金香花海等美景,卻有很寧靜的噴水池和日式雅緻小亭園,也總算不枉此行了。



有點小驚喜是,在這裏竟然還可以看到紅葉……如果十二月天在元朗大棠看到紅葉不出奇,但在澳洲盛夏天看到就完全沒心理準備了!



當然不會有漫山遍野紅葉的氣勢,不過在湖邊有一棵作點綴也確實多添了一點日式亭園風情。另外,右圖這種Little Pearl植物也是來自日本,原來是camellia的品種,中文名叫白茶梅,日本人叫它作山椿。



不過,茶花應該大部份品種都是在深秋至初春季節盛開,基爾盛夏時份才來到,似乎已遲來一步與白茶梅緣慳一面了。咁就繼續行過去印度園區,看看仲有什麼特別又未見過的植物品種。



印度花園中覺得最特別是上圖這種Cashmir Cypress,形態有點似櫻花樹的垂枝,與香港常見的柏樹不同,翻查資料它的原生地是在喀什米爾及西藏一帶,耐寒且生長速度極慢。



之後再行過去看看南非花園,見到地上長出來的這種火紅的Blood Lily也頗有趣,花紅得像小火球非常搶眼。又上網去fact check它的中文名,原來叫做火球花,也叫網球花或血百合,原生地包括東非津巴布韋、肯雅、莫桑比克以至南非一帶。事實上它也有極強的生命力,不論海岸丘林地帶還是內陸高海拔寒冷山嶺都有其蹤跡云云。



原本仲想行去看看園裏的玻璃溫室,但結果找來找去也不見,只見到一片空地,睇真告示才知原來溫室因為結構問題已經被拆卸了,實在有點可惜啊!咁無計啦繼續去逛逛澳洲的本土園區先,原來這裏還有New South Wales和Queensland的主題花園。



見到NSW花園入面有紅卜卜好熟口熟面的Bottlebrush,記得沙田中央公園都種了好幾棵,學名叫Callistemon,中文名叫紅千層或串錢柳。由於樹上的紅花搶眼又夠特別,依家好多海濱公園或池塘邊也常見有種這種樹。



來到上圖這個Waterwise Garden再看看地圖,原來已經差不多繞了成個Botanic Garden一圈,再沿大路走出去就是大閘門口和Car park……



臨走前當然還要去看看這個水上花園會有乜奇花異卉睇下啦!原本期待入到去會見到好多沼澤或者Monet荷塘之類的園林裝飾設計,但似乎又唔多見喎,定還是要等落完大雨後先會有呢?



出返去大閘門口附近又見到幾株像啦啦隊繡球的植物,也有少少似松柏科類植物,但好似在香港不太常見(應該沒有見過),見佢樣子幾有趣而且形態長得都幾優美,就影下來吧!



咦!咪走住!仲有這棵Silk Rose都一定要影!到底乜花咁特別?基爾畀佢個告示牌吸引,因為上面寫住原生地是Hong Kong喎!不要以為它叫rose就是玫瑰薔薇之類,其實它的學名叫Rhodoleia Championii,中文名叫紅花荷或吊鐘王,1849年在香港仔首次被發現,現時屬受保護植物之一,資料顯示在城門水塘、香港公園和西貢獅子會自然教育中心都有其蹤影,第時行過要留意找找。



遊完一輪花園之後,發現個肚開始有少少打鼓,睇睇手錶才知原來已經成點幾鐘唔怪得啦!Boxing Day這天原本也不期望會有乜野餐廳開門營業,就即管先坐車回去市中心商場,看看裏邊的foodcourt有冇開。果然有些印巴裔人開的像吃kebab的攤檔有開檔,記憶中好似也有些唐人開的中餐檔口,不過最後選擇了食Subway。



不過,這些foodcourt的檔口原來也只是營業幾個鐘頭而已,搭正下午3點鐘見佢地已經陸續熄燈拉閘收工。吃飽之後,反正商場也沒什麼好逛,又出返去海邊閒蕩一下,順便幫助消化。



午後陽光依然充沛,South Breakwall這條長長海堤望落係咪有點似萬宜東壩,同樣是由巨石築成的防波堤其實就在前一天去沙灘Jetty長木橋的另一邊,所以說Coffs Harbour這個度假海邊小市鎮的景點都幾集中又方便呢!



整條防波堤看來應有約1000米?來回以常速閒逛也差不多要大半個鐘。長堤上可以看看一望無際的南太平洋海岸線,幸好這天風浪也不太大,如果冬天來到或許可以賞浪花。



最後走到來防波堤的盡頭就長這樣。這裏也有些塗鴉彩繪,但當然沒有Nambucca Heads果邊咁多,上圖這幅算是比較搶眼奪目的graffiti了!



長堤上其實都幾多當地人來跑步或者放狗,基爾也很享受這份慢活閒情,即使每天也來行下應該也不會覺得悶(本身也是個悶人所以不太怕悶),反而越來越不適應港式商場血拼那類繁囂了。



享受過午後之悠閒就回到resort去,又要準備一下Boxing Day晚餐吃什麼?之前在超市買了雪雞,這晚就用來整鹽焗雞吧!醃料和烹製過程不多說應大部份人也識,就只談製成品,雪雞肉質當然不能與鮮雞媲美,但仍算可接受的水平(可能平時也慣吃雞胸肉)。另外在超市也買了個手動juicer和一袋晾衫衣夾,唔錯都幾好用。

2020年1月21日 星期二

雪梨盛夏光年@Botanic Garden:上

話咁快又來到年廿七唔知大家行過花市辦晒年貨未呢?……數數手指,基爾的澳洲網誌亦都差不多hea寫了超過一年有多,如意猶未盡又有耐性的話,就跟著基爾的旅途筆記,完成餘下行程吧!



聖誕翌日的Boxing Day依然陽光普照,大清早吃過早餐游過早水之後,又悠悠閒閒準備出發到resort外面去走走。不過這天搞點新意,不是去行山也不是去shopping,主要去行一陣公園。



應該唔係咁多人外遊時會願意花大半天時間去行公園,不過基爾卻甚like去享受這種閒情。事實上這個規模都幾大的North Coast Regional Botanic Garden也好值得一逛,比想像中多野睇!



仔細看看公園的地圖,入面原來分成好多唔同區域,整個公園面積約有20公頃大(維園有19公頃),話說20世紀初這裏本來是個垃圾棄置場,直至70年代才開始籌建植物園,最後於1988年正成落成開幕(地圖下面原來有告示話園內的玻璃溫室已拆卸)。



記憶中入場不收費,有充裕時間的話也可跟隨公園的導賞團。老人家如果不想慢慢行,也可預早book定一輛園內提供的電動golf cart慳返腳骨力。另外場內不少地方也可預約舉行婚禮或其他私人聚會之類,都幾唔錯喎!



當然好似基爾咁自己齋行入去逛逛也無任歡迎,公園入面有好多footpath和natural trail指示路牌都非常清晰絕對唔駛驚會蕩失路……上圖是其中一條小徑上鋪了幾塊畫了公仔圖案的地磚,按介紹是由本地一些土著學生繪畫當地的植物和動物圖案,非常有地道特色。



又到行公園學英文的時間,知唔知咩係Blackbutt?一開始已經被考起,即刻上網同朕check一check先,原來學名是Eucalyptus pilularis,中文叫做桉樹,佢有個更多人熟悉的名字叫尤加利樹。



據說澳洲東南部原生的桉樹可生長到50米咁高,一般的也有20-40米,有些樹幹直徑甚至有4米闊咁巨大。



除了看高大的尤加利樹之外,公園入面仲有個Rainforest區域,不熟悉的植物更是多不勝利,如果要逐一去查英文字典真係會查到頭暈吧!



行完雨林區不妨再去走走上圖這個Sensory Garden,因為入面好似陽光比較充足,也看來會多少少花睇下。



除了視覺外,原來也可以用嗅覺和聽覺、觸覺等感觀去賞花。可能花季不同的關係吧!園內聲稱有好多唔同品種的玫瑰和其他澳洲特有品種的花,但基爾只見比較多百合花盛放。



有時間的話可以逐一按地圖去尋花覓草,除了Rose之外,園中好多其他花的品種名稱基爾都唔太識也沒見過,或許查查字典會知原來是什麼品種薰衣草之類的herbs!



上圖右這種像吊在樹上一串雀仔的花,印象中之前好似都有見過,會唔會是在香港公園或動植物公園之類?左邊還見到一些盛放的薑花,行近少少確實會聞到一點花香味。



再看這棵紅卜卜的植物也非常搶眼,原來佢叫做Blood leaf,學名叫Iresine,原生於南美洲、非洲和大洋洲等南半球地區,葉面上還有細緻的絨毛,不說不知原來它與莧菜是同科近親呢!



見時間尚早再去逛逛南美洲植物園區。上圖右這棵樹非常圓潤肥大,可能係麵包樹的遠親?另外還見到好多菊花和多肉植物的品種,原來它們的原產地都是在南美。



仲有這些像海膽的矮樹,樹頂卻會長出非常高的一串花,不知會否是椰棗類的植物呢?單單睇這些奇花異卉已經令人目不暇給,但同時園內的瀑布小溪佈置也相當令人心曠神怡,似乎是名副其實的無憂花園……(待續)

2020年1月15日 星期三

Donki唐吉訶德@尖沙嘴

記得舊年7月暑假期間在紛擾時局中開幕的驚安之殿堂,雖然位處暴風圈中心的尖沙嘴旺區,依然吸引大批日本控fans排幾粒鐘入去朝聖!不過基爾怕煩,姑且就不去趁這種三日香,直至熱潮過後……



某晚見稍早收工,也見尖沙嘴區局勢平靜應不會突然拉閘閂檔,咁就快閃出一出去巡舖。美麗華地庫以前係乜野舖頭已無乜印象(畢竟一直都係深居簡出甚少去旺區逛街),網上資料話上一手租戶是時裝店云云。



逛激安店對於大部份經常「返日本」的港人而言應不是什麼新鮮事,但這間首度登陸香港的分店依然人氣十足。若要排幾粒鐘入去對基爾而言一定no way!幸好這晚weekday日子不算墟陷,在店內叫做可以優哉悠哉無壓力下閒蕩睇野。見佢個和專櫃也不是太多人,就埋去八下。唔知百五蚊pack算唔算是夜晚才有的激安價?



由於對和牛沒特別偏好(平時也極少食牛肉),咁不如再去其他檔口望望。行過去另一檔賣scallop售價也不貴,這款照燒汁口味一盒有4隻$50有找可以一試。另外,生果檔見有巨峰香印都係幾十蚊有交易,仲有幾特別的山梨縣水蜜桃和蜜瓜的Jelly,唔知會唔會激甜呢?



睇完濕貨再去睇乾貨,沒有驚喜地都有好多日本藥妝和立雜十二元店日用品出售,基爾就無謂逐樣去影咁無聊了(各式cosplay衫也費事影,只去影了Tomica車仔)。為慳時間還是集中去逛零食區看看有乜特別收穫吧!



零食區比較矚目是有一整幅牆咁多的抹茶類食品,純粹參觀下無妨,搬貨就可免了,因為其實有些應該在數字屋或AEON之類日超都有售吧!不過第時如果去日本旅行又買唔夠手信派同事的話,來這裏「補貨」也是不錯的選擇(笑)……

p.s.幾乎忘了講,基爾也總算不是齋睇無幫襯,買了支洗面膏叫做有點收穫!因為之前夏天用開的那支竹炭成份來到秋冬天似乎不太合用比較乾,而這支Whip Premium保濕功效明顯強一點,就靠佢過冬了!



番外篇:短短半年估不到激安於荃灣某新商場再開分店,大除夕那天不用返工咁又過去八下。新商場位於荃灣西站上蓋的新樓盤,不過大部份店舖仍沒出租所以都幾靜蠅蠅,人流也不算多;而新開張的荃灣激安店也不似尖咀店開張時排長龍四五個鐘入場咁癲。



荃灣店入面個人覺得比尖咀店大和闊偌少少(逛得鬆動一點),各種日式食品專櫃例如壽司生果和牛之類都好似大一點貨多一點,不過似乎就沒有尖咀店那些周二超激安的大減價貨賣,其他乾貨藥妝野亦不見有二三折令人有衝動想買的東西,所以最後巡完舖就快閃走人了!